首页    推荐    热评

中国农村的教育问题真要靠 “增加营养” 和 “让妈妈回家” 来解决吗?

芥末堆 2017/9/26 16:49:22
0


  前言


  这两天,一篇名为《现实是有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怎么办?》的演讲红遍微信圈。演讲者首先指出了中国农村孩子高中入学率低的现状,进而提出问题的原因在于农村孩子在学前教育阶段(特别是0-3岁阶段)在 “营养” 和 “养育” 上的严重不足导致的认知发展滞后,最后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增加营养、让妈妈回家。


  巧的是,这两天群岛加速器的 “灯塔二号:闪翻学习团” 正在集体翻译和讨论的一篇文章《重新定义发展中国家的教育》所论述的正是类似主题。


  文中首先指出了类似的现状: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虽然适龄儿童入学率有大幅上升,但同时,辍学率却非常高,很多贫困家庭的孩子根本连小学都没上完,更遑论上到中学。


  但是作者分析的原因却非常不同。作者认为,辍学率高的主要原因有四点:1)上学的过程不易(比如路途遥远);2)上学的经济成本很高(即便学费是免费的,还有其他很多成本);3)上学的机会成本很高(家庭失去了劳动力,同时孩子们在学校里也没学到有用的东西);4)上学对未来的就业没什么用处。


  虽然作者说的是一般意义上的发展中国家,但是任何对中国农村的现状有一些了解的人,都会发现这些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也同样可以用来解释中国贫困农村地区辍学率高的现象。

  接下来,作者又做了进一步的追问,找到原因背后的原因——教育和生活是严重脱节的,这种脱节在发展中国家表现得尤为明显。于是,作者提出的解决方案也就顺利成章:增加那些有助于提高发展中国家学生及其家庭、社区的生存状况和身心健康的课程,并在教学过程中增加学生的参与性,做到以学生为中心,学以致用。


  有意思的是,作者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现状引出的教育主张,恰恰是很多的教育创新者致力于推动的教育变革的方向。熟悉 Aha学院的读者都知道,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约束催生创新” 。这篇文章可谓这句话很好的示例。当主流教育界仍停留在舒适区里变化迟缓时,反而是在那些所谓的 “落后” 地区,已经到了不得不主动求变的时候,很多变革和创新也正在那里发生。


  正文


  重新定义发展中国家的教育


  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中,很少有孩子从中学毕业,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没有完成小学学业。例如,在加纳,只有50% 的孩子完成了5年级的学业,而其中只有不到一半的孩子能理解一个简单的段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全民教育计划”是千年发展目标的一部分,旨在提供免费的全民小学教育机会,该计划自实施以来已经显著增加了入学率。但是,根据每年的《全民教育报告》,许多孩子在完成学业之前就辍学了。


  为什么他们没有留在学校里继续学习呢?


  这里有很多原因,包括去上学的路途本身就极为困难、上学的开支费用等。纵使学费是免费的,仍旧有很多其他的费用,比如午餐、校服、考试费等。同时,因为当地教育质量不佳,如果孩子要通过考试,家长必须要付额外的费用去参加课外辅导班。上学的机会成本可能是更重要的原因。 如果孩子去上了学,这就意味着孩子放弃了通过在在家耕种或者在市场卖东西而获得一定收入的机会。 所以,如果对教育的投资并没有换来孩子不错的学习成绩,或者也没有让孩子获得基本的识字能力和算数能力,家长不让孩子继续上学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即使学校真的教会孩子读写和算数,也很少有学生继续上中学。在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人的就业前景很差,完成小学,甚至是初中的学业,都不能使其(就业的可能性)有所提高。在贫困地区,绝大多数人无法获得正规就业,而只能主要依靠做农活和小生意来勉强维持生计。同时,这些地区的健康状况也非常令人担忧,每年有数百万儿童死于腹泻、呼吸道感染和疟疾等可控疾病。

  发展中国家的教育规划通常采用的是着重关注数学、科学、语言和社会研究领域的西方传统教学模式。这些规划将稀缺的教育资源分配给像希腊神话、素数理论或地壳运动这样的课题,这些课题可能会提升学习者的智识水平,却和贫困儿童生活状况的改善没有多少相关性。在欠发达地区表现卓越的学生相比较发达地区同样水准的学生们来说,有着很不一样的未来。对前者中的大部分孩子而言,并没有更好的教育资源或体面的工作机会等待着他们。这些孩子最终的境遇恐怕还是在家庭或邻居的农场工作,或者做点小生意。

  学校教育既不能教给学生管理自己稀缺资源的财商素养,也不能在创造机会、保障生存、积累财富方面给学生提供指导。此外,生理健康是稳定一个人的经济状况和生活质量的基础,但学校很少为学生提供保障生理健康所需要的各方面支持。在贫穷地区,预期寿命相对较低,不仅仅是因为医疗资源的缺乏。那些本可以采取简单措施就预防的疾病,却在贫困地区严重破坏着人们的身心健康和经济状况。其实基本健康生活习惯的指导(如洗手)就可以大幅减少这些疾病的传播。


  我们坚定地相信,贫困地区的学生需要的不是更多的学业方面的技能,他们更需要能够让他们提升自己收入前景和身心健康的生活及生存技能。这些技能包括财商素养、创业技能、维持自身健康的能力以及一些管理能力,如团队合作,问题解决和项目管理的能力。


  过去五年来,我们在了解、干预发展中国家教育状况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们访问了许多亚洲、拉丁美洲、非洲的公办学校、非营利组织创办的学校、私立学校以及一些教师培训项目,并与教师、学生、校长、学校经营者和政府官员进行了广泛交流。我们参观了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成功的一些创新型教育项目,其中包括:BRAC,一家在孟加拉拥有并经营 32000 所小学的非政府组织;Pratham,为印度 3300 万名儿童提供读写能力和其他教育支持项目;Escuela Nueva,哥伦比亚一项已经发展到 20000 所学校的单级、多级教学计划。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为发展中国家的成年文盲提供培训,并对培训进行了有效测试。与此同时,我们充分利用这些经验推动了一些机构的发展,比如 Opportunity International,这是一家大型小额信贷机构。


  这些经验让我们相信,是时候该重新定义发展中国家的优质教育了。


  一种新的教育模式


  我们已经研发出来一套可靠的教育模式,它融合了传统的教育内容以及对发展中国家极为重要的财务、健康和管理技能。这种教育模式通过现有的学校体系和教师就可以进行倡导和实现。

  我们将这种模式称之为 “为生活而教” 。在这种模式下,学校的教育目标从 “达到一定标准测试的考试成绩” ,转变为 “对学生及其社区的经济和社会福祉产生积极的影响” 。除此之外,教育的具体内容以及教学方法论也必须发生显著的变化。首先,创业和健康模块将是会所有小学生必修的课程内容。第二,该模式要求在教学过程中采用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法 —— 学生们以小组的方式进行学习,并且学会自行去解决复杂问题以及管理项目。


  这种模式的灵感来源于发展中国家的成人教育模式,以及在全世界众多秉持进步主义理念的学校中应用的积极教学法。其中,发展中国家的成人教育模式会关注成人的自我效能培养,认为自我效能是寻求积极生活模式和追求健康行为的关键基础。卫生课程参考学习了世界卫生组织开展的工作内容,着重于疾病预防、生病儿童的照顾以及医疗保健。而创业课程则是通过和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家们合作来获得素材,并且从国际劳工组织、青年成就和阿福童等机构培育和发展的众多金融和创业项目中获取灵感。(备注:班杜拉对自我效能感的定义是指 “人们对自身能否利用所拥有的技能去完成某项工作行为的自信程度” )


  学校将鼓励学生们通过具体的活动来实践他们所学的抽象知识,同时也让学生们对运用这些能力更加自信和有成就感。例如学生们通过洗手和上厕所时要穿鞋这些行为来建立基本的卫生习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了解其他诸如烧开饮用水和使用防疟疾蚊帐等重要的健康行为。学生们还会通过学习任务赚取积分、合理规划积分的使用来换取奖励 (例如坐最喜欢的椅子、不用排队) 等方式模拟市场交易。


  学生们也会组成不同的委员会,通过设计和执行复杂的项目来发展高阶能力。健康项目的学习可以是将学校的休息时间设计成某一项体育锻炼活动,也可以是学着为生病的同学提供医疗诊断,比如,诊断出在什么症状和情况下,普通感冒就会演变成需要使用抗生素的呼吸道感染。创业项目则鼓励学生们发现和利用市场机遇,通过学校花园种植或社区废品回收等创业想法来创造真正的价值。学生们在这一过程中学习和锻炼诸如授权、协商、合作和规划等职场技能和职业态度,这些是他们通常在家庭之外很难有机会学到的。


  有些教育系统已经开始将创业精神和健康议题纳入到教学大纲里,尤其是在初中阶段。但仅仅在课堂教学里教授这些内容是远远不够的。学校必须主动采取行为导向的教学方法,来磨练学生的审辩性思维,让学生发现问题、搜索和判断相关信息和资源,设计解决方案并真正解决该问题。解决真实的问题需要激发学生的自主性,同时也使学生更加自信地采取主动,为自己的学习负责。


  这种 “为生活而学” 的教学模式目前尚未被任何主流机构全面采用,但哥伦比亚的 Escuela Nueva 教育计划目前正在围绕这种模式进行试点。在贫困的农村往往是多年级混班上课,Escuela Nueva 是在这样的农村里实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法的先驱。Escuela Nueva 基于国家标准的课程大纲里的基本内容,去开发课堂材料和教学方法。借助这些材料和方法,学生在自我引导的团队里学习、讨论,并积极实践。


  与学习者生活相关的学习内容、在实践中加以应用,以及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过程,这三者的独特结合,可以帮助学生们掌握一整套的知识、技能、态度,使他们在离开学校后,无论是去上大学还是留在乡村,他们都能取得成功。


  需要更剧烈的变革


  传统意义上对学校成功的定义在于学生对于内容的掌握。然而在学生有限的学校生涯中,传统的学校教学方式浪费了大量的教学资源,也让学生及其所在的社区错失很多发展的机会。而那些致力于提高教学质量的政府机构或其他组织,需要摈弃这种方法,帮助学生掌握和他们自身生活相关的知识、技能和态度,从而使他们脱离贫困。


  长久以来,那些投资于发展中国家教育的政府部门和机构,所做的工作都是基于一个从未被怀疑过的假设,也即 “只要考试分数提高了,他们所做的教育投资就是值得的” 。但是就像我们在本文中所指出的,如果在发展中国家里完成小学阶段的全部课程,并不是改善学生生活并脱离贫困的最好方式的话,那么这些机构所投资的教育模式就是需要改变的。我们不应该继续在那些只能提高考试分数的干预措施上投资。我们需要有新的方式来分配稀缺的教育资金和时间,来帮助那些孩子们成长。我们迫切需要找到一种能在贫困地区带来社会和经济变革的教育方式。时不我待!


  (本文转自Aha社会创新学院)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