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热评

教育的在线时刻

IT经理世界 2013/12/25 13:10:07
4

  在线教育正在以更低的交易成本、更可能实现的个性化教育、更持续终身的学习模式改造传统教育产业。传统教育可能被颠覆、被重造,也有可能是与之交相辉映。


  无论是否受到欢迎,互联网摧枯拉朽的力量正在迅速渗透至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环节之中。这一次,以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为代表的模式正试图颠覆传统教育产业。


  2012年,被称为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之年。这一年,美国顶尖大学开始先后设立网络学习平台,通过互联网渠道提供课程。Coursera、Udacity、edX三大课程提供商的出现,则为满足更多学生系统学习的需要提供了可能。三个大平台都提供针对高等教育的精品课程,与传统的线下大学相似的是,他们还有自己的学习和管理系统,以适应网络学习者的需要。评价系统也更为客观与自动化,便于量化。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些课程都是免费的。


  它和传统的远程教育差别在于:它不是花钱购买一门课程的在线资 料,MOOC体系借鉴了传统线下课程的基本教学规律,包括参与、反馈、作业、评价、考试、证书,并按大学的课时排列来组织授课。不过,知识点的切割细分和视频化可以让学生们获得与追美剧类似的体验。除了几大平台,还有商业机构或自发组织的在线社区,学生之间或师生之间的互动成为可能。课后会有作业,学生完成课程后通过线上考试获取一定学分。


  高等知识的开放与自有流动只是MOOC的第一步,学分化将进一步动摇传统教育的授课、文凭授予等模式。edX是由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于去年4月共同创建,在线学习者达到要求之后将获得证书,表明学习者成功完成。尽管学分和证书认可的制约依然存在,但美国教育委员会已建议对Coursera的5门课程给予学分,不少跨国公司也在考虑认可MOOC证书——这将对传统学位教育带来新的冲击。


  互联网入侵


  中国的教育也正在被互联网改写。有调查显示,2012年中国教育市场规模达到9600亿元。以百度、阿里和腾讯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们已开始展露其在教育领域的发展野心。今年10月上线的淘宝同学新版,通过“直播互动”这一产品形态,从单纯的包括教育品类在内的交易平台,开始向过程化教学进发。腾讯做教育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通过直播进行即时互动,是当前典型的产品形态,这与腾讯的诸多产品线高度契合。在其他教育平台、线上线下行业培训机构兴起的时候,QQ群也依然是其主要沟通工具,并有可能形成交易闭环。在以清华为代表的国内著名高校课程在线化的过程中,QQ群等社会化沟通工具也是主要的站外分享载体。


  当然,互联网巨头搭建的是平台,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一些聪明的创业公司从各个细分领域找到了突破点,重塑我们对教育的体验。我们采访了三家有代表性的在线教育企业,覆盖了早教、外语培训、IT教育这个三大领域。


  最近很火的《悟空识字》是一款由几个年轻的爸爸妈妈们最初为自己孩子开发的识字软件,结合儿童熟悉的《西游记》经典场景,让儿童在游戏中快乐地认识汉字,并根据孩子对汉字的掌握程度,实时调整孩子的学习计划,从而提高教学的效率和有效性。相比之下,字卡等传统的识字工具一下子弱爆了。而从识字这个刚需市场出发,现在的《悟空识字》已经拓展到拼音、阅读、数学、英语等梯队式产品舰队,覆盖了更完整的早教市场。


  老牌的沪江网则从一个热门的外语社区起家,2009年开办沪江网校,通过提供自制的课件和虚拟学校,打造了一个社交型学习平台。未来沪江还想加速扩展,成为一个合作内容占到80%的在线教育平台。


  慧科教育是一个专注于IT教育的公司,他们邀请百度的工程师、Adobe的传教士这样的业界大牛成为授课者,教授的不是枯燥过时的理论概念,而是诸如如何设计相应式网页这样非常实用的课程。课程的形式虽然也是视频,但不是公开课那种线下课程的录像,把动辄四五十分钟的课程完全搬到网上,而是经过精心制作的flash动画与授课者的互动,视频大多短小,时间控制在10分钟左右,讲一个知识点,非常符合当下移动互联网碎片式的学习习惯。最具吸引力的是慧科采取与高校共建专业方向的模式,提供产、学、研、用的一站式服务,你在这里的学习可以转化为学分!


  这些传统教育外围生长出来的全新的在线教育平台,除了重塑了教育的体验,也在重新定义教育链条中的各个角色,比如老师。在线教育使得人人为师成为可能——那些在某个行业里拥有丰富理论和实践资源的专业人士,可以象在淘宝开店一样,逐集贩卖他们的知识与经验,而学习者们的选择和学习过程,更接近在电商平台的购物体验。


  我们采访到了一位明星老师——邢帅,用传统的眼光看他是最不可能成为老师的一类人,因为他是一个大学的辍学生,但他通过教网友学Photoshop起家,成为YY教育平台最令人瞩目的老师,他旗下的 “邢帅网络学院”全年营收过亿元。仅在YY教育平台上就有大批邢帅这样“另类”的老师:做SEO培训的蒋晖成立了“利为汇”,其老师均来源于自己的学员;教人英语口语的“英语警察”里的老师五花八门,有某时尚品牌的国际推广经理、埃森哲的员工、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老师等。


  这些脱胎于在线教育平台的名师就像当年在淘宝上崛起的淘品牌,冲破了地域、学历等僵化的束缚,以极低的成本获取了极大的传播和价值回报,并使师者真正回归到传道授业解惑的本质上来。如果现有线下教育机构的名师开始大规模向在线教育平台迁移,在线教育平台将获得对抗线下教育机构的最大筹码,就像在与百货业竞争中已经反客为主的电商一样。


  传统教育之墙


  在互联网企业凌厉的攻势下,传统教育机构并没有坐以待毙。位于教育市场塔尖的商学院走在了探索的前列。虽然学费动辄高达数十万元的MBA、EMBA课程是名副其实的高大上,但除了高端管理者这个塔尖之外,还有庞大的塔基和中间市场,低成本高质量的在线教育则是商学院进军这一市场再好不过的利器。

  大学也在自动拆掉自己的围墙。美国的乔治亚理工大学已经和在线教育网站Udacity合作,提供首批计算机科学专业的线上硕士学位,整个教学过程都在线上进行,面向全球招生。今年伊始,中国高校也加大了应对步伐。清华、北大、复旦等著名高校纷纷加入edX、 Coursera平台,部分985高校也宣布将在“在线开放课程”标准与共享机制建设等多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逐步将平台课程资源向国内外开放。为了加强自己的控制力,高校也在组建属于中国的MOOC平台。10 月10 日,清华大学正式推出国内首个MOOC平台“学堂在线”,面向全球提供在线课程。


  互联网并非万能。尽管Coursea等平台已经通过知识点切割、视频化等设计,匹配在线学习的需求;在国内,果壳网已经可以在Coursera开课之前就拿到英文字幕,实现中文与课程的同步推出。然而,要实现自动、自学、自助的学习,学习者——人的因素依然是一大变量。最近,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生院针对其在Coursea上的16门课程进行了课程完成率统计,发现只有4%的人真正完成了课程学习——之前这一数字为6%~7%。国内也有高校调研之后发现,大部分学生会因为语言、基础知识不够、互动得不到满足等诸多原因退出学习过程。


  正如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院长助理周雪林所言,“在线教育的概念虽然很炫,但有些东西,比如沟通、讨论却是永远无法取代的,这就是传统的线下教育的魅力所在。”虽然在互联网力量的冲击下,高等学府的院墙正在坍塌,但要论及消亡,还为时尚早。知识固然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获得分享;优质教育资源的获取权利可以开放给更多的人。但传统教育的消亡并不等同于传统高校的消亡,人格教育贯穿终身,而完全人格教育的实现需要多方力量的构建。仅以大学校园为例,这是兼顾了学习与生活的场所,也是完成高等知识的获取与人格进一步完善的重要发生地。同时,传统教育院校及机构依然是在线教育平台不可或缺的内容提供方。


  未来更有可能的图景是:传统的、以精英教育为特点的高等学府,与新兴的、携带互联网基因的大规模开放课程平台交相辉映,共同作用于知识的分享、流动与教学相长。


  教育的进化和回归


  与其他产业相比,教育产业的特殊性毋庸置疑,在人类社会的各个新生一代从事社会生活的前前后后,教育为其提供知识和社会规则等一系列信息储备,也是整个社会的生产经验和智慧传承与否的关键环节。在一些国家,教育资源更被视为战略资源,国家需要对其拥有全面的控制能力。


  目前看来,除了授课工具,互联网对教育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如下方面: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教学的交易成本。正如互联网的数次革命都进一步加速信息在世界范围内的流通一样,在教育领域的信息鸿沟有缩小的迹象。对于学校而言,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招募学生;学生则以相对更低的成本获取高等或行业知识。更有甚者,未来可能有些学校将由此消失——它们将成为只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大学,而这将带来的是教育组织结构的变化。


  教育产业的生产要素也在发生变化。人们在线学习的内容,更为碎片化、可视化;以往的教学互动也突破了物理界限,向线上沟通工具迁移。


  更重要的是,基于互联网的在线教育平台,将通过具有云服务能力或借力于云服务提供公司,不断完善自己的数据库。随着学习者数量、行为轨迹等数据的海量化,平台的服务也将更为智能化——比如像电商平台那样,提供精准的个性化信息推送。


  互联网教育可能在更为广阔的格局上重塑我们的社会图景:终身学习的愿景变得明晰、高等知识的流动将更为自由与开放、基于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互联网技术手段,将为因材施教的个性化学习理念真正落地提供助力。正如蔡元培的教育主张所言:“教育者,与其守成法,毋宁尚自然;与其求划一,毋宁展个性。”承认、接纳、尊重和珍视多样化的存在,更有可能发挥人们自动、自学、自助的学习意愿和能力。即使从最保守的角度而言,互联网基因的注入,也至少为教育进一步回归其本质提供了技术路径。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