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热评

陈伟大:万题库已备好弹药,征战职业教育

芥末堆  2014/12/24 9:29:31
11

  每一个创业者追溯起渊源,都是一本书,对于考试吧的创始人陈伟大来说,这本书还得早到第一篇章,7岁父母离异,优秀而坚韧的母亲是他的第一个人生范本,芥末堆拜访到陈伟大,他说:”受母亲影响,我内心非常坚定,8岁时去看录像片就想成为里面光芒四射的人,在高中之前,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创业,但是有个同学叫丁彬,他总跟我说他要创业。而后大学时参加体操健美比赛,我同班同学龅牙妹刘晓莉,她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说做中国教育界第一人。那一刻就把录像片的光芒四射引出来了。"

  


  梦想起步之时就要大


  2000年的陈伟大,如同很多大学创业者一样:没钱、没人脉、没资源,他只有互联网这扇没有边界的窗户,思考逻辑也很简单,当时新东方做得比较好,作为大学生,有的是时间而又不受任何限制,所有大学生都要考试,那就做考试::“所以我当时做了大学相关的校园考试网(狂风校园考试网),做英语四六级和考研。”那时候的陈伟大是个站长,他逐渐意识到知识决定高度,自己必须要上一个好的学校,做一个好的积累,2004年,陈伟大考研复试成功,他的创业依然继续:


  “我的梦想很大,所以我要做就做一个大的,不光大还要多品类平台化,于是我又做了考试吧。”


  在考试吧的页面上,还有这样一些信息:成立于2004年9月,主要为在校学生、在职人员等多层次求知学习人士,提供128种考试咨询、资讯及学习服务。9年以后,2013年,考试吧在Alexa排名3015名,日均pv超过700万,独立访客超过300万


  这份成绩是陈伟大的第一个小句点。


  2011年是考试吧的关键拐点,陈伟大想成为中国教育第一人,但是他发现自己一直在做的其实是考试:“对于一个理想者的悲哀就是你走到前面发现没有路,且你做的是考试而非教育,这个打击太大,不符合我的情怀。”


  所以那年5月的时候陈伟大花了17万美金买了个域名wangxiao.com:“当时考试吧已经做了行业第一,但是你的梦想就是做一个那样的人,就必须要解决那个有价值的事情。所以当时我想做一个学习平台,让人人都可以学,让人人都可以教。但是当时我一个朋友把我劝回来,他告诉我说伟大你的梦想很伟大,市场不成熟,你的梦想要一步一步实现,你要做的先要把考试做好,当时很痛苦很难接受,因为我想做的是教育不是考试,的确做考试是我们最擅长的事情。可内心还是纠结,然后直到2014年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小姑娘,Sherry,她对我说伟大你在做考试,其实是很伟大的事情,考试之于教育,是帮助人们从0到1,在中国考试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你能说它不是你想要的教育梦想吗?”每一个创业者都会经历黎明前长夜的黑暗漫漫,合适的契机合适的人,唤醒了日出:“我的梦中情人就是我现在的妻子,那我就把考试做得更好更极致。”


  “但不止你一个人在职业领域做题库呀?”芥末堆问。


  “他们都做得不好。”陈伟大干脆利落地回答。


  理解用户和市场,然后All in


  教育除了情怀,还是商业,商业必须面临的问题是:你有没有解决用户的痛点。解决了才有可能获得商业的成功,陈伟大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自己擅长的领域:“互联网对学习的改造是不完全的,猿题库我很佩服,因为他改造了做题这件事,让用户更高效地做题。我们做了9年的考试,深知行业内哪些地方需要改造,做题这件事情怎么改造。”


  “你之前以PC为主,芥末堆问:“移动互联你有优势?”


  “我在整个PC时代,掌握了大用户运营能力,现在行业里的人,上来就说我三百万用户啊、五百万用户啊,算什么呀?”陈伟大毫不避讳自己的“刻薄”:“我们PC时代用户远远大于这些,而经过在2011-2013移动互联里失败1年零9个月后,已经找到了更好的教育移动产品突破法,我们的移动产品核心功能免费,增值付费点做到最优,把对考试的理解、对考试相关的师资沉淀、所有资源,我都All in,很自信的是,我们的一些APP已经平均跑通行业用户的10%到15%。”


  陈伟大的对互联网职业教育的理解和大部分人不太一样,分解为题库和课程,两者很好融合才是互联网职业教育,题库在先,是大杀器,他用七字来描述题库的产品理念:专业、便捷、高效、准。做到这样才能帮助用户节省时间,真正提高效率。课程在后,课程配合题库的知识切片,薄弱地方为用户补上课程。芥末堆拜访过很多很多教育创业团队,十次有九次听到的都是大数据和个性化学习,但事实上,教育行业的大数据目前是不存在的,个性化也是相对的个性化,即使是热词自适应和自适应范本knewton也只能做到局部解决问题,也许是创业者需要概念To VC,陈伟大的“伟大”还在他的思路清晰:


  “教育行业有数据,做题的小数据和统计数据和用户知识曲线,还有用户行为。而个性化是所有人追逐的目标,谁说一步到位谁吹牛。”


  职业考试有一千亿的市场,职业教育则更多,根据教育部的数据2012年全国教育培训市场的总体规模达到9600亿元,职业教育占三分之一左右,政策也在利好,政府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有分析认为2020年职业教育的潜在市场规模有望达到万亿水平,而目前大学加职业考试人数超过5000万人次/年,职业考试有3490万人次/年,其中大学每年就有2200万人在考试,较之K12领域,职业教育市场和用户都更加成熟,首先消费习惯更匹配互联网教育,其次购买者和使用者是同一人,陈伟大要大梦想,所以他的万题库就主打大学和职业教育。


  但是重新出发的陈伟大还需要解决职业领域长期存在的问题:面对分散化的市场,如何有技巧地捞鱼?


  分散化市场,策略是各个出击


  “我不需要用一个产品集中一个分散化的市场”,陈伟大直言:“首先这可能是违背市场规律的,其次这么多年跑下来,我们发现职业领域能挣到钱的也就二十几个品类,所以我们的战略很简单,逐个击破。K12是需要把所有产品集中的,职业领域不同,学医的人对学会计没兴趣,你这时候整个都给他,他会烦。另外考虑到推广程度、专业性和延展性,包括考试完之后的就业、人脉圈子、职场技能晋升等,这些都是不同的,其实往深了来理解,我们的分就是合。”


  芥末堆提出想要看一下陈伟大的产品矩阵图,因为更直观,他很爽快,给看了。芥末堆又要求:我要发。他更爽快:“发吧,如果这个也能给到大家一些启发的话。”

  


  “家底都交出来啦,怕不怕被抄呀”。


  “不怕,我干了这么多年,我再也不要做简单跑的用户,我要跑的理直气壮,跑的更有把握,就让我的用户尽量产生价值,所以我要跑通用户,跑通商业,赛过时间。跑通用户是什么?你的产品让用户真的觉得很有价值,跑通商业是什么,你觉得用户真的觉得你有价值,你敢收费吗?如果你收费了没有用户了,说明你说做的不好,如果你敢收费了,很多用户来,那么你就跑通了商业了,我跑通了,赛过时间是什么?赛过时间就是你要知道在什么样的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情,你得控制自己的节奏,我要组建什么样的团队,我的团队怎么样的利益分享,我什么时候积累产品模型,我怎么去融资,什么时候去宣传,什么时候我去控制数据的增长,不是控制数据,是节奏感,创业的节奏感。”


  芥末堆对此深有体会,在很多采访中,遮遮掩掩的被访者数不胜数,但是一个有自信的创业者不应该惧怕同行,抄是一条捷径,却非生命。陈伟大很清楚自己的生命是什么。这是学和抄无法带走的。不管陈伟大和万题库前路如何,那是他的沙场和荣誉,芥末堆只想对这种豁达手动点个赞。


  我要做的事情,我儿子会接着做


  8岁的时候,陈伟大就想要成为一个光芒四射的人,生如夏花,人要活得绚烂,整个采访过程中,陈伟大没有伪装他与生俱来的激情:


  我非常了解这个行业的痛苦,用户的痛苦,埋头跑来这么多年,我认为我很懂,然后在移动互联的今天,对于考试吧和万题库,我觉得至少有一点,美好的东西不能被遗忘,一定要站出来,哪怕是一张老脸,只要你觉得还有积累,你还要面子。但我觉得最好的面子,就是你在不同时代里做不同真正牛逼的东西,站在你应该达到的位置,现在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出发了。”


  陈伟大今年32岁,上学18年,创业整14年,创业历来都是九死一生,陈伟大富于感染力:“我整个人生都献给了创业,我儿子今年一岁四个月,我做的事情,我儿子会接着做。我见过很多投资人,那些最顶级的投资人对我的评价是:你是我见过的创业者中最具有激情最有感染力的5个人之一。”


  陈伟大这次采访是芥末堆为数不多的长时间采访,采访结束,芥末堆告别陈伟大,都走到电梯口了,他追出来说:


  “哎,小芥末,有个数字要更新一下,我们现在PC的日均UV已经没有那么多了,切实数据是120万左右,因为PC端的流量就是在迅速下滑。”


精彩评论